<span id="hdb5b"><video id="hdb5b"></video></span>
<th id="hdb5b"></th>
<progress id="hdb5b"><noframes id="hdb5b">
<th id="hdb5b"></th><strike id="hdb5b"><noframes id="hdb5b">
<strike id="hdb5b"><noframes id="hdb5b">
?
醫藥經濟報數字報
醫藥經濟報熱點 > 正文

停工停產壓力下,基石藥業斷臂求生?資本寒冬,Biotech向Biopharma轉型之路有多遠?

發布時間:2022-11-15 11:05:57來源:醫藥經濟報

 近日,基石藥業蘇州產業化基地于2022年11月4日停產停工、員工遣散,引發行業關注。市場消息顯示,生產基地停產的主要原因為“考慮到目前并無大批量生產的明確計劃”、“降低企業運營成本”等;截至發稿,基石藥業方面暫未就上述具體情況給予《醫藥經濟報》新媒體中心回復。  

據了解,基石藥業的產業化基地項目于2019年8月在蘇州簽約,項目總體投資10億元,預計在2020年年底結構封頂、2021年下半年整體土建竣工。  

2022年半年報顯示,基石藥業已完成生產基地的建設并于2021年年底如期開始試運行,而如今不到一年,這座曾被寄予厚望的生產基地就已停產,讓人不勝唏噓。  

加之基石藥業今年理財爆虧、管理層動蕩等狀況不斷,種種跡象都透露出,面對資本和市場寒冬考驗,基石藥業正在面臨巨大的壓力。  

業內觀點認為,在資本寒冬之下,流動性已經降至冰點,再融資的機會微乎其微,企業必須在資金、效率和產能、資產之間做出選擇。在未來,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Biotech企業更加審慎地考慮產能布局和“靈活配置”。    

自主產能“不香了”?  

基石藥業斷臂求生  

幾年前,中國醫藥產業迎來創新風口,在行業景氣的高點,Biotech企業融資不斷、估值節節攀升。懷著對未來極度樂觀的預期,眾多Biotech企業斥巨資建設產能,奔著成為“研、產、銷”一體化的Biopharma目標轉型。  

基石藥業便是這一輪轉型浪潮中的典型代表。  

2019年8月,基石藥業全球研發總部及產業化基地項目在蘇州簽約,規劃總計面積近10萬平方米,建成后將同時具備生物藥和化學藥的研發、中試及商業化生產的一體化研發生產能力,設計產能可達2.6萬升大分子生物藥和10億片小分子化學藥片劑和膠囊。  

目前看來,如此龐大的產能規劃不僅沒能起到降本增效的作用,還給企業增加了很多負擔?!翱紤]到目前并無大批量生產的明確計劃”、“降低企業運營成本”,基石藥業不得不將該產業化基地按下暫停鍵。  

暫時的停工停產雖不意味著該產業化基地的關閉,但也釋放出一個信號,基石藥業的日子并不好過。  

自2021年下半年以來,醫藥行業在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遭遇寒潮,現金流成為Biotech“活下去”的關鍵。  

從基石藥業公布的年度業績公告來看,自2019年上市以來,基石藥業連續3年出現虧損,2019年年內虧損23.08億元、2020年虧損12.21億元、2021年虧損19.2億元;然而2020-2021年的營收分別為10.39億元、2.44億元,遠遠無法彌補巨額的虧損。  

同時,基石藥業在研發方面的投入并未減少,2019-2021年,其研發費用分別達到13.96億元、14.05億元、13.05億元,進一步加劇了資金的需求。  

現金流方面,基石藥業賬上現金從2020年底的33.8億元銳減至2021年底的16億元,2022年上半年,基石藥業賬上剩余11億元。    

近兩年,在醫藥市場內卷嚴重、疫情反復、國際形勢等多重不確定因素疊加影響下,創新藥企從Biotech向Biopharma轉型之路已然布滿荊棘。  

過去,推進臨床進展、加大研發投入、擴大產能建設,無一不是企業實力、資本融資的重要體現和選擇;如今,潮水褪去,自建廠房、自主產能已然“不香了”。  

在行業寒冬之際,基石藥業不是第一個對生產環節減少投資的Biotech公司。業內人士指出,不少企業出現研發資源緊張、產能過剩等問題,生物醫藥投融資市場降溫明顯,再融資、砍管線、裁員等一系列動作,無不暗示Biotech企業短期面對的壓力。  

狀況百出  

企業能否走出寒冬?  

中國Biotech企業正面對著巨大的發展考驗,研發管線收縮、裁員、出售工廠、賣身豪門,都是行業“去泡沫”過程中市場價值回歸的理性之舉。  

不過,基石藥業作為成立伊始頭戴“光環”的明星企業,如今面臨高開低走,的確難以讓投資者滿意。  

基石藥業成立于2015年底,在2016年7月完成A輪融資1.5億美元,“高舉高打”引發了市場廣泛聚焦。成立之初,由于不具備生產能力,也沒有銷售隊伍,研發環節通過與藥明生物的合作,得到了研發資金和資源支持,并獲得了十余款產品權益,因此也被業內視為背靠“藥明系”投資的典型案例。  

2017年,隨著2.6億美元B輪融資完成,基石藥業與BlueprintMedicines、Agios制藥等企業相繼展開合作,“VIC模式”讓基石藥業在短時間內快速豐富了研發管線,進一步引發市場和投資者關注。  

然而,基石藥業并不滿足于“小而美”,為了謀求成功IPO,基石藥業開始加大重資產投入,自建廠房、自建研發平臺,自建銷售隊伍,讓備受資本市場熱炒的“Biotech轉型Biopharma”成為自己身上的標簽。  

持續不斷加大的重資產投入,如果能夠形成規模優勢,而且市場環境和技術調整沒有發生根本性轉變,資本市場和商業化收入能夠給企業長久持續的帶來現金流和利潤,那么就能夠形成市場競爭“護城河”。  

但是,一方面,全球資本市場形勢急轉直下,港股“18A”在醫藥創新短期紅利的資本炒作之后,快速回歸理性,資金流動性進入冰點。眾多Biotech企業在經過了前期“大干快上”之后,紛紛開始盤活閑置產能或資產,比如延伸CDMO或出售資產。  

另一方面,基石藥業已經獲批上市的產品,也由于商業化成績不夠突出,市場銷售無法反哺研發支出,業績連年虧損。目前,基石藥業已上市4款藥物,分別是:普吉華(普拉替尼)、泰吉華(阿伐替尼)、拓舒沃(艾伏尼布)和擇捷美(舒格利單抗),其中,除擇捷美為自研產品外,其余3款均為License-in產品。  

屋漏偏逢連夜雨!除了業績表現不佳,今年以來,基石藥業接連發生理財暴雷、傳言出售、CEO換人等風波,進一步加劇了資本市場投資者的恐慌。  

今年5月31日,基石藥業發布2021年度業績公告,內容顯示,審計師在審核年報時注意到,2021年7月公司投資2.28億港元(約合1.89億元人民幣)認購了招銀國際發行的跨境基金掛鉤票據,截至2022年3月31日,該投資賬面浮虧5481萬元,并將責任指向時任財務副總裁翁曉路;隨后,翁曉路發布聲明,稱公告與事實嚴重不符,表示首席執行官才是這筆虧損投資項目的最終決策者。  

市場觀點認為,投資虧損通常對于企業而言僅僅是財務方面的一個結果,但基石藥業出現的情況不是損失了金錢這般簡單,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企業治理和團隊管理方面可能存在的內部風險。  

隨后發生的情況,印證了市場對于企業內部管理風險的擔憂。今年7月,有消息傳出,基石藥業正在考慮出售股權或尋找買家全面收購;短短一個月后,基石藥業換帥,原首席執行官江寧軍退休,公司高級副總裁兼首席醫學官楊建新接任首席執行官、執行董事、戰略委員會主席及授權代表。  

事實上,在創新藥窗口期過后,生物制藥融資越來越難。家底豐厚的藥企或許能在寒冬中隱忍,挨到產品商業化;但還有更多的藥企手上現金捉襟見肘,在實現產品商業化之前就先倒在寒冬中。  

可以肯定的是,在新一輪的產業調整周期中,基石藥業無論是選擇隱忍蟄伏、靜待春天,還是認清現實、斷臂求生,能否熬過冬天,找到更好的生存之道,才是關鍵。


此內容為《醫藥經濟報》融媒體平臺原創。未經《醫藥經濟報》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如需獲得授權請事前主動聯系:020-37886610或020-37886765;yyjjb@21cn.com。

?

醫藥經濟報公眾號

腫瘤學術號免疫時間

醫藥經濟報頭條號

分享到

  • 粗大猛地挺进娇喘
    <span id="hdb5b"><video id="hdb5b"></video></span>
    <th id="hdb5b"></th>
    <progress id="hdb5b"><noframes id="hdb5b">
    <th id="hdb5b"></th><strike id="hdb5b"><noframes id="hdb5b">
    <strike id="hdb5b"><noframes id="hdb5b">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